首页 > 热门招聘 >新闻内容

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

2020年08月29日 16:43

风是多情的。花朵变得更加缤纷多彩,路边山间公园各种小花,一夜之间便把一片片一处处山川河流吹得五颜六色,吹得诗意盎然,吹得舒展酣畅。连多情的小鸟也不愿在花丛打滚,嘴馋的小羊也不忍心张口去啃。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山丹丹花,把天空的云彩的染得霞光满天。阵阵清香,优雅而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野荒原中游来游去。特别是那一株株菊花,顶住尘土的飞扬,忍得住周边花朵凋谢的寂寞,耐得住干旱的折磨,在秋风中不顾寂寞和冷落暗自开

相关推荐

深圳租房:我们都明白,房间以外的生活更重要!

刚刚毕业怀着闯劲独身来到大城市满腔热血想打拼一番以为会踏上征途不想是踏上“穷途”。01人在穷途大城市的街道无疑是最繁华的,高楼整齐如一,商铺应接不暇,连夜晚都灯火通明,工资很高,当然房租也很贵。有地产品牌的高管说,在北京有860万人需要租房,250万套房合规,而这些房源人均租金7000元。也就是说,当我们刚毕业,拿着微薄的实习工资时,仰望着高楼大厦,却只能住在很小的单间,和人公用一个厕所,一个厨房。清晨在室友的洗漱声中苏醒,强打起精神跟陌生人挤地铁,晚上回到家伴着吵闹声如梦。好室友千年难遇,能去在一起吃饭一定要好好珍惜。遇上糟糕的室友,厨房如战场,垃圾遍地;冰箱会魔法,放进去的东西有去无回;厕所是禁地,你不会想知道的……即便是这样的生活也很昂贵,工资的一半都交了房租,大城市群富时代来临,却忘了我的存在。02人在征途2019年2月,我打开租客网,发送了一条求租信息,想要改变现在的生活,运气好也是租客网的客服靠谱,真的帮我找到了不错的单间,虽然小但胜在干净整洁,我把这间房布置的很温馨,这样每晚拖着疲惫的身体,就可以舒服的躺在床上,吃着零食,听着音乐,晚上欣赏窗外的灯火辉煌,在这个可以被称作“家”的地方。之后接触了兴趣相投的室友,偶尔还会互相请吃宵夜,一起追剧,一起吐槽……有一天打开租客网习惯性点开租客百科搜索信息,突然跳出来一个海报,提示我已经使用租客网521天,鼓励我以后也要加油。有时真的会感谢当初敢于改变的自己,感谢为我提供这一切的租客网平台。生活就是这样,它从来不会招招手说:“孩子你过来,走这条路,这条是正确的”。生活只会把你带到一条路上说:“就是这条,你给我过去试试水”。别让生活主导了你,在这个孤单的城市,寻找适合的家!

2020年11月10日 11:44

30岁一定要买房?租房一样可以拥抱生活!

房子对于人们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休憩的港湾、未来的保障、或是投资的载体……但是现实中不断攀升的房价也让不少人望而却步。许多人毕业后面临两级选择,留在老家或是奔赴大城市,大城市的房子遥不可及,然而要自己独立挣钱在小城市里买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中国传统价值观念的影响下,人们普遍认为有房才有家。所以尽管中国居高不下的房价压弯了很多年轻一代甚至几代人的脊梁,依然有人不折不挠的向买房前进。其实相比于沉重的买房压力,租房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无论买房还是租房,最终都要回归生活,没有必要因为买房而失去生活的滋味。其实许多其他国家的年轻人是不买房的,租房成为了一种时尚的趋势,而且风靡日本、德国、美国或澳大利亚等国家。01日本 20年前的日本房地产市场,也像现在的中国一样,疯狂的买地买楼。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巅峰期,如今的日本房价再也没达到20年前的水准,经过房价压迫的日本人因合理的价格和便利优势越来越多的选择租房。在中国,年轻人由于经济能力不足可能没有买房,但很少有过了30岁且有存款的中年人不买房。日本这样一个人均存款110万的国家,不买房却是稀松平常的事。原因之一是日本买房需要缴纳各种各样的管理费,而这些费用根据你房子所在的一个地段以及你房子的大小,甚至是帮你进行管理的公司都会有所差异的,可能每个月就需要有好几千的人民币花费在这个地方。如果是自己建的房子,虽然没有这些管理费,但是如果房子出现任何需要维修的问题,给予的费用可能更高。而这些长期的需要养房的费用,把日本的年轻人像是“拦路虎”把年轻人挡在了外面。02美国与北上广一线城市一样,美国日本等国家的白领换工作的频率也很高,工作地点不固定。美国年轻人受生活方式和理念的影响,经常换城市工作,租房会相对来说更为灵活。收入高的时候租贵一点的房子,收入低的时候就租便宜一点的房子。房贷再也不是生活里沉重的负担。03德国其实买房和租房的体验差别不大,人们之所以花大价钱去购买房子,也是为了不动产投资。就算自己不住,租出去收个租也是美事一桩。不过这美事一桩在有“租房天堂”之称的的德国,可就没那么“美”了。德国有超过一半的人租房居住,这得益于政府建立了完善的租房市场。法律对于房客权益的保护,可谓是无微不至,对于房东的要求却十分苛刻。所以有些人即使有钱也不买房,租房也挺舒服的。04澳大利亚“宁愿贷款去旅游,也不愿贷款去买房。”用这句话形容澳洲的年轻人再合适不过。对于不少澳洲人来说,澳洲租房体系比较发达,租房配套设施完善,房屋干净整洁,住得也十分舒适,所以他们没有必要倾其所有买房子。租房体验舒适的情况下,他们更愿意花钱享受生活。  其实从各个国家的租房情况来看,许多国家已经流行租房的生活方式。买房或是租房本身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与其被沉重的房贷压的不能喘息,不如换个更合适自己的生活方式,在租客网,租房一样可以拥有“家”的体验,拥抱美好的生活。

2020年07月31日 11:27

做电商,Facebook有备而来

扎克伯格最近在忙什么?5月19日,扎克伯格的一条Facebook动态透露了他最近的动向,官宣FacebookShops上线。这意味着,由他一手建立的庞大社交帝国开始拓展边界——做电商。“许多小型企业正在线上化,以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当人们被告知待在家里,正是实体店的艰难时刻。过去几个月,我和我们的团队每天都在推进FacebookShops,加速将其提供给需要使用这一工具的小企业。”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Shops是一套免费、完整的电商工具。开通FacebookShops,可以让小企业在Facebook、Instagram以及接下来Messenger、WhatsApp上拥有自己的线上店铺。企业可以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建立店铺形象,也可以用Messenger和WhatsApp和用户聊天。既可以采买Facebook的广告吸引新客户,还可以使用FacebookShops来建⽴完整的电商体验。FacebookShops在疫情背景下推出,却不仅仅是为了应对疫情而紧急上线的电商工具。在关于FacebookShops的诸多细节里我们发现,做电商,Facebook有备而来。社交巨头的转身中国消费者对电商工具并不陌生,即使它出现在非传统意义上的电商平台上。比如基因是即时通讯工具的微信小程序电商,又如基因是短视频的抖音小店。FacebookShops也是类似的逻辑,尤其是在网红内容生态更成熟、离交易更近的Instagram上。扎克伯格表示,将在Instagram开放一个专门的购物标签,并在发现页(Explore)中新增一个购物入口。扎克伯格用“免费、易用”来描述这一电商工具,它适用于正在或者正准备经营一家小店的企业或个人。但它的功能也可以变得复杂,这取决于经营者的需求,可以将客户管理等功能集成到店铺中来。后者是通过第三方合作伙伴来完成的,扎克伯格找来了一长串开放生态合作企业名单:Shopify,BigCommerce,WooCommerce,ChannelAdvisor,CedCommerce,Cafe24,TiendaNube,Feedonomics。除了更明显的入口、更完善的开放生态,Facebook电商最重要的特点是AI。正如扎克伯格一直强调的,“Facebook是一家科技公司而非媒体公司”,Facebook电商由AI驱动,无论是在搜索、排序还是个性化推荐引擎上。AI对于购买转化的有效性,亚马逊可以作为一个参照。据麦肯锡估算,将AI应用于消费者购物查询的亚马逊,其AI推荐引擎为其带来了35%的销售额。科技媒体Venturebeat在文章《FacebookdetailstheAIbehinditsshoppingexperience》中详细描述了Facebook购物体验背后的AI细节。简单来说,通过AI对图像进行细分、识别和分类,判断产品应该出现的位置并提供购买建议。其中,系统“GrokNet”已经完成35亿图片以及1.7万个标签的训练,以适应卖家实际图片的各种“刁钻角度”。它还抽样了不同体型、肤色、地理位置、社会经济阶层,以使得不同国家、语言、年龄、文化等尽可能具有包容性。作为灰度测试的一部分,当商家在Facebook上传照片时,GrokNet会试图标记产品。此外,Facebook在今年2月推出的3D照片工具,可以在2D视频中创建3D视图,即使这些产品出现在过亮或者过暗的视野中。除了3D技术以外,Facebook还想通过AR平台,用户可以虚拟试戴太阳镜,试色⼝红、彩妆或体验家具;还有Fashion++,结合语义理解、个性化推荐提供时尚搭配建议。扎克伯格认为,“这些叠加在⼀起就构成了相当强⼤的功能。”但实际上,在不同的阶段,有一些功能是很鸡肋的。比如虚拟试穿无法代替线下体验,以及在不断地获取用户反馈来调整数据模型之前,“千人千面”的实际用户体验并不会太理想。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在推荐引擎上的布局。一方面是平台基于大数据的算法推荐,另一方面,作为社交平台的Facebook计划将“朋友的推荐”纳入到推荐逻辑中来,和平台推荐互为补充。反观国内社交巨头微信和字节跳动产品抖音,前者以社交推荐见长,后者以算法推荐见长,但二者都没有在算法及社交推荐中找到平衡点。无论是从技术成熟度还是社交基因上来说,Facebook更有机会做到这一点。不仅是电商,扎克伯格表示不久后还将上线直播电商,为用户提供实时的购物体验。不得不拓展的边界Facebook做电商有两个大背景:一是来自新一代社交产品的冲击,二是来自新对手TikTok对广告市场的分食。扎克伯格并未低估来自TikTok的威胁,并复刻了同款短视频AppLasso作出回应。Lasso的计划是,先抢占TikTok渗透率低的市场,再扩展至TikTok已经获得高增长的成熟市场。但从结果上来看,Lasso并未达到阻击效果:从2018年11月到2019年10月,Lasso下载量仅42.5万次,同时期TikTok下载量为6.4亿次。这或许与扎克伯格对TikTok的错误预判有关。在2019年7月Facebook的一次全体会议中,扎克伯格表达了对TikTok的看法,“这几乎就像是我们在Instagram上的发现页(ExploreTab)一样。”他同时表示,“TikTok正在增长,但花了很多钱来推广,而一旦停止推广,留存率并没有那么好。”但实际上,TikTok和InstagramExplore频道在内容调性、生产机制上有很大分别。Instagram是生活微小片段的记录,整体氛围倾向于“呈现美的(showsomethingpretty)”;而TikTok短视频内容中的一个大类是泛娱乐,不一定是原创,也可以是二次创作。另一方面,TikTok背后是字节跳动强大的推荐算法,这让它比看上去更加难以复制。就在Facebook宣布上线FacebookShops的同一天,字节跳动宣布任命前迪⼠尼⾼级副总裁凯⽂·梅耶尔(KevinMayer)为字节跳动⾸席运营官兼TikTok全球⾸席执⾏官。梅耶尔将负责TikTok、Helo、⾳乐、游戏等业务,眼前的目标是纾解TikTok的监管压力以及完成商业化预期,长期来看,他还将帮助字节跳动扩张海外产品版图。作为一家短视频内容媒体,TikTok当前的主要盈利模式是广告,它在海外市场的增长与Facebook一样,都是在竞争广告主的预算。至于电商的可能性,国内抖音已经提供了一个范本,推出抖音小店,并在直播电商上与快手展开较量。当下国内直播电商格局我们已有多次分析,2019年直播电商4000亿规模,淘宝2000亿居于第一,快手1000亿居于第二,抖音排在第三。近期,抖音小店增长快速,而快手与京东达成战略合作,直播带货无需跳转。抖音、快手、淘宝三者之间的平衡、博弈、试探,又增加了新的变数。除了TikTok对广告市场的抢夺,Facebook和微信一样,还面临着层不出穷的年轻、垂直社交软件对核心用户的分流。去年夏天,Facebook成立NPE(NewProductExperimentation)小组,这个新产品试验小组的核心人物,就是从0到1创造新产品。作为Facebook内部的“App工厂”,由NPE小组推出的社交软件已有5个,分别是校园社交应用Bump和Aux,表情包制作应用Whale,类Pinterest的图片社交应用Hobbi,以及情侣私密聊天应用Tuned。目前还没有看到NPE小组的“爆款”产品。Facebook方面曾在公开渠道表示,一个小团队有快速的反应机制,如果测试下来对用户没有效果,他们将快速关闭这项应用。快速迭代、快速试错,同时和主品牌分离,试图避免给外界留下一个“Facebook社交创新屡屡失败”的印象。近日,反倒是来自创业团队的Clubhouse火了一波,该产品被视为“音频版Twitter”,内测用户仅5000人,估值已达1亿美元。NPE小组的创新力对Facebook尤其重要,它要帮Facebook抓住下一代的年轻人以及不断细分的用户圈层。Facebook边界的拓展也不止于电商,也是在今年5月,Facebook推出了对标Zoom的视频会议工具MessengerRooms。社交、内容(图片、短视频、直播)、电商、toB工具,Facebook生态变得越来越多元。一方面,成熟App需要继续扩大用户基数,在国际市场获得增长;另一方面,对TikTok、Clubhouse们的阻击,抓住新兴市场的机会,需要更加行之有效的策略。

2020年05月29日 11:10